食品安全
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 > 食品安全>   正文

你還敢住酒店嗎?不僅浴巾擦馬桶這么簡單 星級酒店的神操作你根本防不住

你還敢住酒店嗎?不僅浴巾擦馬桶這么簡單

知名大V“花總丟了金箍棒”發表他的暗訪作品《過去六年,我以酒店為家》,表示他將揭示一個在中國酒店業長期存在的問題,波及面接近100%,就連口碑最好的大牌也未能幸免,那就是全行業都沒有落實《旅業客房杯具洗消操作規程》。

在他的視頻中,我們可以看到各種知名五星級甚至超五星級酒店的清潔人員都有執行著令人窒息的操作,連擦完馬桶再擦杯子這種重口味的行為都有,一時間網上一片哀鳴,畢竟這年頭,大家都免不了要東奔西走,全家度假時四星級五星級圖個舒服方便,出差時快捷酒店也是常有的,如果連花總住的這些最高大上的酒店都這么惡心,小旅館還怎么住?

自帶杯子?那還不夠。美國會好一點?那也不見得。作為一個曾在美國住四星級酒店結果被臭蟲咬了一胳膊癢包的我,跟你分享酒店機密。

杯子都是杯具

酒店的玻璃杯很少被適當清潔,這在美國10年前就被曝出來了。

2007年,由福克斯電視臺調查記者達娜·福勒(Dana Fowle)帶領的一支團隊在亞特蘭大不同星級的五家酒店里布下隱密攝像頭,了解工作人員如何清潔飲水杯,結果發現了同樣的結果:飲水杯全部只在房間內部處理,先在浴室里用水沖洗,再用用過的臟毛巾或抹布擦干——沒有清潔劑、沒有熱水,只用冷水沖洗。其中一名清潔工在洗廁所和洗杯子時,戴的是同一副手套。

這輯名為《Dirty Hotel Secrets》(骯臟的酒店秘密)頓時引起輿論一片嘩然,因為這顯然是違反了當地的衛生法規:美國各州的衛生法規或有不同,但普遍要求使用洗碗機或三格水槽(這種水槽在餐飲業很常見,每格分別進行洗刷、消毒、漂白)對酒店飲水杯進行清潔和消毒,所以如果杯子連房間門都沒有出,那就肯定是個杯具了。

第二年,ABC電視臺做了一項規模更大的測試,調查了堪薩斯城、辛辛那提和巴爾的摩的15家酒店,針對的仍然是水杯,結果當中有11家沒有把臟杯子帶出房間清潔。在堪薩斯城假日酒店,員工用擦了手的毛巾擦干玻璃杯。而在辛辛那提的一家大使套房酒店,隱蔽攝像頭拍下清潔員工用臟毛巾擦干杯子和咖啡壺。對此,辛辛那提的衛生部門官員表示:“用來清理浴室地板的毛巾有很大的可能攜帶了病原體……用它來擦杯子就像玩上了膛的槍。”這官員說法這么活靈活現,估計可能住過節目中曝光的酒店。

醫學博士梅麗莎·斯托普勒(Melissa Conrad Stöppler)表示,許多感染都是通過呼吸道分泌物傳播的,比如那些可能污染杯子的分泌物。還有一些嚴重的疾病是通過糞-口途徑傳播的,在這種途徑中,被污染的糞便物質(想想清洗馬桶的手套或用臟浴巾擦玻璃杯)可能會接觸到杯子。

雖然并不是所有的病毒和細菌都能在被污染的表面上存活很長一段時間,但它們中的許多的確如此,當中包括了感冒和流感病毒、輪狀病毒、諾如病毒、白喉桿菌、大腸桿菌、甲肝病毒、葡萄球菌、鏈球菌(可引起皮膚感染、喉嚨痛、鏈球菌性喉炎、蜂窩組織炎、膿皰病、猩紅熱)和流感嗜血桿菌等。這還只是歐美可能常見的致病菌和病毒。

聽起來很嚴重,可是自那以后,美國的酒店改了嗎?可以確認的是,很多四星級以下的連鎖酒店確實已經完全不提供玻璃杯,改成一次性塑料杯或紙杯了。呃,皆大歡喜有沒有?

這種情況也不光是美國有,今年2月韓國一家電視臺臥底了該國三家五星級酒店,其中有兩家的清潔人員是用馬桶刷刷洗杯子。

被子呢?不要樂觀

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的微生物學和免疫學主任菲利浦·蒂爾諾(Philip Tierno)已經養成了帶著防水床墊和枕套住酒店的習慣,這位科學家多年來對數家酒店房間進行過測試,著有《細菌的秘密生活》(The Secret Life of Germs)一書。他把酒店客人留下的看不見的殘余跟失落的古羅馬文明相比,稱它們“真的是在床上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被慢慢埋葬”。

作為微生物學家,在他眼中,酒店的床墊里遺留著皮膚樣本、人類毛發、身體分泌物、真菌、細菌、灰塵、塵螨、棉絨、昆蟲殘肢、花粉、化妝品......等等。

酒店的床品不那么干凈,這在1992年拳擊手邁克·泰森因強奸指控接受庭審時,成為了一個意外的關注焦點:鑒證人員在泰森的酒店床罩上不僅提取到了泰森本人的體液,還有此前多名其他客人的體液。

當時美國酒店和住宿業協會收到了海量的詢問,最后只好發表聲明稱:“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從未發現、看到或將酒店或汽車旅館房間內的任何重大疾病暴發歸結為酒店床單和毯子不潔所導致。”

在那之后,酒店的床品也沒有干凈到哪里去。康奈爾大學酒店管理學院講師雷內塔·麥卡錫(Reneta McCarthy)曾是一家美國大型連鎖酒店的客房部經理,他表示,酒店會定期為客房進行深度清潔,當中可能包括挪動家具清理死角、掀開床墊、清理通風口、清洗地毯、更換床墊、更換毯子和床罩。

“如果酒店管理得還不錯,那么每年都要把每個房間深度清潔四次,那么床罩是不是可能一年只換四次?是的,非常有可能就是這樣,”麥卡錫說。

此外,他說,酒店會在客人退房后換洗床單、枕套和被套,但被芯和枕芯就不一定洗了。

所以蒂爾諾建議,如果你容易過敏,最好和他一樣自帶一張防水床墊,將自己與藏污納垢的床體隔離開來。

還有更多的臟東西

休斯頓大學的凱蒂·基爾施(Katie Kirsch)帶領著普渡大學和南卡羅來納大學的一個團隊做了一項研究,在2012年美國微生物學會(American Society of Microbiology)大會上發表,結果表明,81%的酒店房間樣本表面含有部分糞便細菌。研究人員發現,酒店最臟的地方是浴室水槽和地板,電燈開關和電視遙控器。

這個團隊在三個州(得克薩斯、印第安納和南卡羅來納)的三間酒店房間中取樣了18個表面,測試總需氧菌(包括致病鏈球菌和葡萄球菌)和糞便細菌的水平。結果發現電視遙控器平均每立方厘米有67.6個細菌集落形成單位(CFU)。房間的主燈開關平均為112.7 CFU,它們的糞便細菌含量也最高,平均達到111.1 CFU。電話鍵盤相對干凈,但仍含有20.2 CFU的需氧細菌。

相比之下,醫院清潔度的上限為每立方厘米5CFU。

基爾施的研究小組還發現,清潔人員手推車上的物品,如海綿和拖把上也含有大量的細菌。這些物品存在交叉污染的風險,而且會在不同的房間移動。

亞利桑那大學微生物專家、環境健康副教授凱利·雷諾茲(Kelly Reynolds)和她的同事們表示,這個結果再正常不過了,因為開關這類物品會頻繁被人們接觸使用,手上的微生物也會隨之轉移。她還發現,沖洗廁所不僅會將細菌和其他污染物噴射到馬桶上,還會噴到地板和馬桶后面、馬桶背后的墻壁、沖水把手和廁紙盒上。

水槽也是細菌滋生的主要場所,因為水龍頭周圍的縫隙很難清洗,而且可以提供一個潮濕的環境,便于微生物生長。

雷諾茲也提醒酒店客人注意,地毯和床罩是兩樣最容易藏著臟東西的物品。她的建議是:“最好的辦法是避免接觸。你可以干脆把床罩放到椅子上,住店期間不要使用它。”

雷諾茲還發現,有時不當的清潔甚至反而會更臟:有時人們只是把細菌從一個地方移動到另一個地方。她進行了一些研究,了解病毒是如何在賓館等環境中傳播的。在發表在《食品與環境病毒學》(Food and Environmental Virology)雜志上的一項研究中,她和她的同事在酒店房間的浴室中植入了一種病毒樣本,結果發現酒店清潔人員將病毒傳播到附近的另外三個房間。

酒店客人還有一些令人窒息的神操作

酒店員工知道,一些客人令人窒息的神操作令她們的工作難上加難。

在《女性健康》雜志采訪從業員工時,有人透露說:“不要直接坐在沙發或椅子上。許多客人光著身子坐在上面,是的,其中一些人還留下了污漬。大多數時候,我們都是用清潔劑擦拭這些污漬,擦到肉眼看不見就算完事。”

還有人溫馨建議:“千萬不要直接用酒店提供的冰桶,一定要使用冰桶附帶的塑料袋。當客人需要嘔吐但來不及去洗手間時,猜猜他們用的是什么?”

當然,國內網友還知道其他一些傳說,比如千萬不要用酒店提供的熱水壺,因為有些人會用電熱水壺來消毒自己的內褲。真是,無語問蒼天。

至于我遭遇到的臭蟲,這倒很有可能只是北美特有的問題,張愛玲晚年就老是覺得被臭蟲叮咬,導致屢次搬家,而中國倒是聽說得不多了。

美國的研究發現,自2004年以來,臭蟲在美國繁殖漸增,75%的防蟲專業人士表示曾為旅館滅過臭蟲。而且這玩意不分高低貴賤,在汽車旅館里有,在五星級酒店里同樣出現過,尤其是在沖浪浴缸這種高檔酒店才有的設施里活得很歡實。

如果你計劃去美國或英國出差旅游,可以先使用http://bedbugregistry.com/數據庫查詢下,你打算訂的酒店是不是也在臭蟲出沒的酒店里,否則,你的假期可能會被胳膊上一排奇癢無比的包打擾,臭蟲甚至有可能跟著你漂洋過海,回到家中定居。

最根本的辦法是什么?洗手!

在這次玻璃杯事件后,很多人問,是不是像廣東人民那樣,拿熱水涮一遍杯子就能干凈了(有多少人在廣東吃飯時,不小心把頭道涮杯子的茶給喝下去了?),可惜不行。

高溫消毒要真正達到效果必須具備兩個條件,一個是溫度,另一個是時間。致病性大腸桿菌、沙門氏菌、霍亂弧菌等,多數要經100℃高溫作用1~3分鐘或80℃加熱10分鐘才能被滅掉。所以酒店業也得像餐飲業那樣,規規矩矩地把杯子拿到操作間去使用商用洗碗機清洗才能確保安全。

如此一來,就只能自帶紙杯或者索性帶套功夫茶具,才能保平安了。

另外呢,嫌熱水壺惡心,可以自帶一個便攜的。

嫌酒店床罩惡心,可以自帶一個隔水床墊,或者自帶睡袋。

甚至,你還可以自帶浴巾和浴池清潔塑料膜。自帶消毒片,將所有會頻繁接觸到的表面,比如馬桶圈、房間門把手都先擦一遍消毒。

專家提示,有時候過猶不及,如果你在不通風的房間里大量使用清潔劑或者空氣清新劑,這本身就是污染源。

所以呢,最管用、最省事的方法還是常洗手,以下三點洗手技巧需要牢記:

用溫水

肥皂沫一直要涂到手腕處,停留10到15秒再沖洗

要把手背、手腕、手指之間都洗到,還有一個經常被忽略的部位——你的指甲

是不是得倒逼酒店業改革了?

在指責酒店業清潔人員普遍不愛崗敬業前,是不是可以先想想原因。畢竟,如果美國、韓國、澳大利亞等國都曝光了高級酒店都涮不好杯子這件事,單純說所有酒店服務生都很差勁,已經解釋不通了。

我讀過一本題為《Nickel and Dimed》的書,作者芭芭拉·俄倫雷施(Barbara Ehrenreich)化身勞工階層,在酒店里做過清潔工,當時她是這么工作的:

四個小時里我一刻不停地整理床鋪,四分半鐘做好一個加大床,需要的話我可以壓縮到3分鐘。我們盡量避免用吸塵器,而是用手將大的臟東西撿起來,可是有時候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動用一臺巨大的吸法器——重達30磅——我們要把它從小車里提出來,然后使勁兒推著它在房間里轉。沒人對我的服務道德提出挑戰。我在清潔浴室時,只能集中注意力把人體毛發從浴缸里拈出來——至少是深色的我能看見的毛發。

如此一刻不停工作的待遇呢?作者介紹說她的時薪6塊1毛錢(在她離開后這家酒店已經漲到了9塊,也就是當地最低時薪標準),因為沒有醫療保險,和她搭班的那位同事上排牙齒已經掉光了,每一班次工作9小時,下班時間沒有保證,休息時間同時沒有保證。

這甚至已經是芭芭拉在臥底生涯中碰到的待遇不錯的地方。她還碰到過一位工友,工作是每天清潔28-30間酒店房間,按工計酬,每間房支付2-3美元,也就是說每周總共能賺300美元上下,算上孩子的托兒所費用和房租,已經所剩無幾,所以這位工友“每天是帶著腰痛上床睡覺,帶著頭痛醒來工作”。

薪水低、壓力大,導致繁忙時段清潔水準下降,這當然不是美國一國酒店業的問題。澳大利亞酒店工人工會表示,員工原本應該在45分鐘里完成的工作,有時為了滿足入住時限,老板會要求在15分鐘內完工,因此員工只能走捷徑。而在該國,員工周薪能賺到450澳元“已經是運氣好的了”。

該國多數酒店將清潔工作外包出去,而外包機構為了省錢,會砍掉清潔用品供應,并把更多工作擠壓在7個半小時的班次里。公平工作監察專員尼古拉斯·威爾遜(Nicholas Wilson)表示, 2010年至2011年,他所在的辦公室開展的一項調查顯示,40%的清潔公司有違法行為。

和歐美一樣,現在中國的多家酒店也都是采取勞務派遣方式,薪水低、缺乏保障。為了節省成本,即使是五星級酒店也最多是兩層樓配三個服務員,相當于每個人要管大概18-20套房,到了退房、入住的高峰時段常常忙不過來。雖然各家酒店對于客房服務都有或多或少的標準,但在前臺催命一樣追問房間有沒有打掃好時,當該配備的抹布和清潔劑都沒有配齊時,服務員只能圖個快。

最后總結一下吧:

不干不凈的操作可能是酒店業的普遍現象;

任何角落都可能藏污納垢,但也別太緊張,人類的免疫能力還是很強大的;

嫌臟的話可以自帶一些工具,不過最好用的辦法還是洗手;

清潔人員該承擔的責任得承擔,不過說到底,也希望酒店拿出負責的態度,既為入住的客人負責,也要為每天每小時貓著腰拼命干活的員工負責,理順衛生管理規則流程、配備充足的人員和物資。

就看各家酒店的啦。嗯,先從是否誠懇道歉觀察起。

參考文獻: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5005587

http://blogs.scientificamerican.com/observations/hotel-rooms-most-bacteria-laden-surfaces-dont-touch-that-dial/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29305284

http://www.omicsonline.org/open-access/bed-bugs-epidemic-in-the-united-states.2161-0983.1000143.php?aid=40202

http://www.medicinenet.com/hotel_hygiene_is_your_hotel_making_you_sick/views.ht

關鍵字:
為您推薦
Copyright ? 2017-2018 時尚周刊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時尚周刊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